洪亮书画艺术馆
平和之境 烂漫之致——刘江先生篆书《刘秉忠墓记》解读

平和之境 烂漫之致——刘江先生篆书《刘秉忠墓记》解读

刘江先生篆书《刘秉忠墓记》,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精品佳作。作品中正大、瑞祥、儒雅、清新的气息将我们带入平和之境。作品中那雄健的笔力,流韵的笔法,无不显现得烂漫之致,使我们百读不厌。

平和之境 烂漫之致——刘江先生篆书《刘秉忠墓记》解读

    作者: 洪  亮

刘江先生是当代书法篆刻巨擎。他在书法创作上的成就凸现在自成面目的刘氏甲骨文书法和刘氏小篆书法上。先生2004年6月应邀所创作的《刘秉忠墓记》,可谓是刘氏小篆书法的代表作之一。下面从书法本体的三要素——章法、字法、笔法等方面试作解读。

        《刘秉忠墓记》碑是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政府,北京市文物局同立,著名爱国人士、文化名人蔡学仕先生撰文。全文725字,文辞简约而生动,文气中和而明快;记述了元太保刘秉忠一生主要事迹,及2003年在卢沟桥畔发现墓地受到政府文保之经过。

刘江刘江书法《刘秉忠墓记》拓片《48号》(图2)刘江书法《刘秉忠墓记》拓片《48号》(图3)

         该碑高250公分,宽150公分。全碑竖式行文,19行,其中正文17行,碑题、落款各一行;正文及落款每行皆42字。从章法上看有三个特点:一、碑题字形大于正文,而正文与落款字形统一,碑字整体纵横规整,读来气象森严。二、字距紧,而行距宽,颇具纵势。三、正文的最后一行,留四分之三行的长空,与正文中以字形笔划的繁简构成自然的疏密关系,形成了既对比又呼应的多重视觉美感。可以说该碑整体章法上达到了规整中求变化,平和中寓生动的艺术效果。

        在书法作品的三要素中,如果说章法是大格局,大效果的话,那么字法就是书家的个性形式语言了。该碑的字法是典型的刘氏小篆风格,自然也就是刘氏小篆的生命形式。刘氏小篆的生命形式,首先是构建在中华传统众多的经典书法之上的,同时也吸取民间书法的一些因子,并加以雅化。

        我们知道,小篆字体的成熟是以秦泰山石刻、峄山碑为标志的。到了汉代,隶书大兴,汉代的篆书在传承秦篆的基础上,又有自已的风格,这一风格与汉印息息相关。刘江先生深谙此道,他的小篆以汉篆中的《袁安碑》、《袁敞碑》为基础,然而绝不是对她们的简单重复,而是在自我的审美追求引导下的自觉审美表达。首先,刘氏将大量的汉印文字的字法融入其间,奠定了他的小篆方正平和的总体风格,同时又吸收了甲骨文、金文、石鼓文、秦诏版、权量、汉碑额、镜铭,以及砖铭、瓦当文字等等。由此,构成了刘氏小篆字法初读方正平和,再读却是变化极为丰富。

        如果说字法是书法的生命形式的话,那么笔法分明就是书法的生命精神。刘氏的笔法,总体上以中锋行笔,每字的主干横平竖直为基调,参与弧线、斜线,这种平实的用笔分明是刘氏平和心境的外现。篆书笔法语言表达的关键之处,莫过于起笔、收笔和转折。此碑中刘氏起笔皆藏锋,或轻或重,随意为之,变化多端。其中,单人旁的起笔,较多地使用了“翘头横折转竖”的笔法,这种笔法初读给人颇有一种抬头向上的正气感,再读韵味出焉。刘氏的横划收笔多隶意。竖划收笔则以贼毫外露为特点;这种收笔法,给人不仅有率意之感,还有爽利之感,更有一泻千里之势蓄于毫端之感,真可谓前无古人矣。刘氏的转折笔法更是丰富之极。试看第26页和第43页中的“继”字中的众多菱形,给人以折处似甲骨爽健,转处如金文流美。第10页中的“世”、“旅”等字,分明有吴昌硕石鼓笔法之融入。碑中的诸多“以”字上部用各种小篆的圆转笔法写之,与下部凝权量、诏版方折笔构成了一字之中的静与动的对比美感。碑字中出现的左右两竖,均以楷书中的或向或背之法出之,皆潇洒自然。该碑还偶有行草笔法的出现,如31页中的“潇”字,其中的竖右折笔,颇似行草笔法。这不仅增加了刘氏小篆笔法的丰富性,更增添了笔法中的灵性和笔法虚实的对比美感。

        总之,刘江先生篆书《刘秉忠墓记》,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精品佳作。作品中正大、瑞祥、儒雅、清新的气息将我们带入平和之境。作品中那雄健的笔力,流韵的笔法,无不显现得烂漫之致,使我们百读不厌。

        二00七年七月写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本文刊登在刘艺主编《刘秉忠墓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石鼓园编印,2007年7月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