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亮书画艺术馆
洪亮:求索于书法之“道”的书者

洪亮:求索于书法之“道”的书者

  洪亮 行书 张文胜《夏日》扇面(26X57cm) “世之论书者多自谓书不必有法,各自成一家。此语 […]

 

洪亮行书张文胜《夏日》扇面(26X57cm)2009年10月

洪亮 行书 张文胜《夏日》扇面(26X57cm)

“世之论书者多自谓书不必有法,各自成一家。此语得其一偏……尽得师法,律度备全,犹是奴书,然须自此入;过此一路,乃涉妙境,无迹可窥,然后入神。 ”这是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谈及书法之“道”而提出的。在他看来,书法之“道”是书法的根本,在“尽得师法”后方可“涉妙境” 。以当下的语境来看,这就意味着书法家也必须在领悟书法之“道”后,才能“出神入化” 。而对于书法之“道” ,书法家、书法理论家洪亮可谓感触颇深。作为从事书法创作、研究、传播近40载的书者,他一生都与书法篆刻结缘,从在陌生而熟悉的笔墨中挥洒性情,到在浩如烟海的书论中探寻规律,再到身体力行地去传承、发扬书法文化,可以说在这一条漫长而充满乐趣和好奇的书法之路上,他不断地求索着、探寻着。

书写要有生命精神

从中国古老的文字中脱胎的书法艺术自诞生起就和中国文化精神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中国传统哲学“天人合一”观的统摄下,书法背后所蕴含的生命精神和审美价值取向是其作为中国特有的书写艺术的独特性所在,也是其勾连历史与现实、天道与人道的核心。因此,在创作过程中,体会并领悟这种精神对一个书法家来说至关重要,只有走进书法创作的本体语境,才能用最生动的语言创作出有神采的作品。在洪亮看来,这种生命精神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个人生命情感的个体表现,一是对自然精神的集体认同。

“创作书法与单纯写字的差别之一便是书法创作是有感情的创作,是一种对自己审美情感的返照。古代那些著名的作品如《兰亭序》 《祭侄文稿》等都是在作者深厚的情感的堆积下‘不得不发’的产物,而正是这种情感让作品充满了力量。 ”洪亮表示,在创作中,他便格外重视情感对创作的重大意义,让笔墨的流动与情感的流动同步,这样的作品才更有感染力。

“自然”是中国古典艺术审美价值的最高状态,所谓“绚烂之极归于平淡” ,就是表示自然精神是艺术的高格。书法创作虽然有许多的规则和技术性上的要求,但这都是基础,在这些基础上的“自然高妙”的境界才是书法创作的终极走向。而所谓自然之境,就是在情感的关涉下,在技术的支持上,人性与物性高度统一,达到一种物我两忘的“虚静”的和谐境界,不受任何外力影响,达到纯粹的自我对话和书写,此时创作的书法便是符合“自然” 、符合书法之道、符合中国文化的生命精神的。这是洪亮的书法作品具有感染力的由来。

 

探索书法之“道”
宗白华在《美学散步》中曾说,中国书法成为艺术品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中国字的起始是象形的,一是中国人的用笔。汉字的特殊性所产生的章法、字法,毛笔的“巨细收纵,变化无穷”所衍生的笔法、墨法,这些“法”都是从事书法创作不得不去探索的规律。作为一个书法家,洪亮不仅在书法创作上实践这些法度,更在理论研究上持续深究这些规律。

从1981年开始,洪亮便开始研究古代书法篆刻理论,在浩如烟海的书论中学习书法的创作规律。在40年中,从以吴昌硕为起点的个案研究,到对书法理论的全面总结,再到对古代文艺理论的广泛涉猎,他在书法之“道”上越走越远。尤其在2000年后,洪亮在专业报刊发表研究性论文100多篇,并主编近200本书法类书籍,渐渐形成了一套有自己风格的书法理论体系。在书法的理论中,他认为字法、章法、笔法、墨法等是最基础和根本的。他总结了字法形式美的十一大原则,即斜视统一之美、均匀之美、对称之美、对比之美、呼应之美、穿插之美、参差之美、谦让之美、上紧下松之美、开合收放之美、平衡之美等;对于笔法总结提按顿挫法则、顺势贯气法则、时间有序性和空间分割法则;对于书法提出“五气之说” ,即正气、清气、喜气、灵气、祥和之气等,这些都是他在书法理论上的建构,也是他作为一个书法理论研究者,对书法之“道”的探索。

“没有理论,书法创作就可能始终停留在感性阶段,很难有自己的审美视点,也很难懂得美的内在规律性。而有了理论支撑,其作品才能最大程度上符合书法规律,有品位、有品相、有格调。因此,理论研究也是我书法创作的重要环节。同时,除了在书论中探寻,我还在中国古典哲学和美学的理论中汲取营养,在中国传统文化最本真的思维和话语中去看待书法,这也让我的理论更加符合规律。 ”洪亮说。

做一个书法传承者
近年来,除了持之以恒地进行书法创作和理论研究,书法传播也是洪亮的工作重心之一。自2005年在北京大学做访问学者并开设讲座起,洪亮就把很多精力放在“传道授业”上。他先后在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里讲解书法理论,并在首都师范大学开设了关于书法的必修课。除此之外,在各地举办的讲座、研讨会、交流会、展览等更是不胜枚举,特别是当他先后应邀到美国多所大学的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讲学,在美国、西班牙举办个人书画艺术展览后,更是对中国传统文化“走出去” 、对书法艺术在国际上的广泛传播感触颇深。另一方面,他也将主编书法类专著作为弘扬书法文化的重要形式。 《中国书法大师经典研究系列》《经典碑帖笔法临析大全》 《大学书法教材系列》 《中国历代书法理论研究丛书》等专著都凝聚了他对于书法的热爱和对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自觉。

此外,随着2015年洪亮书画艺术馆在北京开馆,洪亮的团队也主动发起了许多传播书法的公益性项目。比如与北京联合慈善基金会合作的“中国梦书画情·传统文化进校园”系列活动,成为北京市通州区教育委员会“通州区中小学生社会大课堂”活动的资源单位等,都是洪亮书画艺术馆与其他单位合作,共同在各个高校、中小学传播书法艺术的重要项目。“书法是传统文化中精华的精华,在大力宣扬文化自信的今天,书法也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特别是教育部把书法列为中小学生必修课后,书法在未成年人群体的传播更是重中之重。因此,我希望可以做一个书法文化的传播者,把书法之风带到更多的课堂,带到更多的地方。 ”洪亮表示。

 

洪亮书法作品欣赏

  篆书 自作诗《忆昔游峨眉山喜遇猕猴》 扇面 35×70cm

篆书 自作诗《忆昔游峨眉山喜遇猕猴》 扇面 35×70cm

行楷 思飘诗入五言联 35×138cm×2 (1)

行楷 思飘诗入五言联 35×138cm×2 

篆书 刘禹锡《陋室铭》四条屏 35×138cmx4

篆书 刘禹锡《陋室铭》四条屏 35×138cmx4

篆书 《论语·述而》句 直幅 70×140cm

篆书 《论语·述而》句 直幅 70×140cm

行书 程颢《秋日偶成》 直幅 70×140cm

行书 程颢《秋日偶成》 直幅 70×140cm

注:本文曾发表在《中国艺术报》  2018年10月15日第5版


洪亮简介

 洪亮20121

洪亮,又名传亮、传量、大量,号九牛,原籍绩溪,1961年4月生于浙江安吉。历任北京大学访问学者、《中国书法》执行编辑。现为九三学社中央文化委员、中央书画院副秘书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篆刻院研究员、导师委员会委员,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美术书法考核高级评委,清华大学客座教授,洪亮书画篆刻艺术工作室导师,美国费佛尔大学孔子学院名誉教授,首都师范大学客座教授,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2014年8月,洪亮工作室书学研究会在清华大学成立。2015年6月,北京洪亮书画艺术馆开馆。

出版编著《中国书法大师经典研究系列——邓石如》、《大学书法教材系列》、《经典碑帖笔法临析大全》、《吴昌硕》、《当代篆刻九家·洪亮》、《洪亮行书桃花源记》、《洪亮楷书三字经》、《历代咏竹诗选》等106本。在专业报刊上发表论文、评论计150多万字,其中,《民俗书法刍论》在《北京大学学报》(2006年)发表,获北京大学“创新成果奖”。

曾担任“杨守敬杯国际书法大赛”、“商鼎杯全国书法篆刻大赛”等评委。作品数十次参加国内外大展并获奖。先后在中国安徽芜湖、辽宁朝阳、甘肃白银,美国宾州、犹他州,西班牙莱昂等地举办个人书画篆刻艺术展。作品被国内外多家博物馆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