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亮书画艺术馆
在毛笔作为人们实用书写工具的时代,文意与书意是合而为一的,即美用合一。这方面的例子比比皆是,不论是王羲之的《兰亭序》,还是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或是苏轼的《黄州寒食诗帖》都是美用合一的典范,是书法史上文意与书意高度统一之经典。
文意  书意  印意
为传统而传统的继承只是传统的奴隶,为创新而创新,只能芸花一现。继承的目的就是为了创新,创新的目的也就是为了更好的继承。
继承与创新
中国画之写意,顾名思义就是书写画家心中之意。这说明中国画之写意基础就是书写与心意。我常与朋友们说:中国画的伟大就在写意。写是手段,意是目的。
我对中国画写意之认识
书法是艺术已经成为全社会之共识,而我用“书法不仅仅是艺术”为题来写这篇《书法报》创刊30周年感怀的文章,是因为我与《书法报》几位朋友的交流中所得到之感悟。
当书法的形式表现力和书写的文字内容产生两上趋向相反方向的意境时,从表面上欣赏可能是相互消弱、减退它们的意境美感。但是,却诱导欣赏者进入另一个层面的思考,产生无数新的问题。
论书法的二度欣赏
篆刻艺术从实用印章中分离出来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是以文人参与,自篆(写印稿)自刻印章(篆刻作品)为标志的。从篆刻作品的创作过程来看,主要是篆与刻过程的总和
论篆刻刀法的表意性 ——兼谈当代篆刻表意刀法的两大发展方向
吴昌硕先生,驰名中外的艺术大师。世称“四绝”,影响着中国近百年来的书画艺坛。